千山若等閑

來源:未知2014-03-28 14:43責任編輯:zt

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

  深受電影《智取華山》的鼓動,2月27日,準備了一大包干糧和礦泉水從寶雞出發。乘坐的是一列從烏魯木齊開往鄭州的臨客,途徑西部一望無垠的黃土塬,顛簸了五六個小時才到華山的火車站。華山本在華陰市境內,由于其以華山著名風景區得名而獨立管轄。華山火車站下車后,乘坐了開往寶蓮燈廣場的公交,沒有站點的公交大概四五十分鐘到達游客中心。
 


 

  27日下午三點多,在游客中心買完票,決定不坐索道,決心徒步山上。乘坐旅游專線到達玉泉院,從“自古華山一條路”入口上山。沿著一條凹凸不平的水泥小路緩緩上行,過了五龍橋才到檢票處。

  凹凸不平的石磚在腳下按摩,身子漸漸發熱,背包壓著的后背開始溢汗,口干舌燥。于是,脫掉外套,猛喝幾口水繼續前進,不知還有多遠。漸漸進入峽谷,陡峭的群山跌落在眼前,讓人望而止步。

  途徑石魚,五里關,石門等地,上行道路越來越陡,沿途的商品種類越來越少,那些廟宇旁邊地攤僅僅只有一些紀念品,泡面和飲品,而且價格都在山下三倍以上,我沒敢過問,幸好自己帶的水糧充足。

  天色漸漸暗下來,雙腿已經麻木。依稀上了燈,路燈很暗,沿著棧道邊上往高處彎彎曲曲延伸。氣喘呼呼,全身已經疲乏,口干舌燥。不知不覺到了千尺幢,那是一個近九十度從兩方筆直峭壁中間跌落下來的索道,可能有幾尺寬,兩邊的凸起巖石,階梯是石匠硬用鉆子鉆上去的,剛好能落個腳尖,兩邊打著鐵樁,上面拴著鐵鏈子。我大吐了一口氣,看著兩絲燈光延伸到看不見的地方,不知不覺頭暈眼花。于是一屁股坐在階梯上,從書包里掏出一包餅干狼吞虎咽,端起瓶子猛灌幾口水,靜靜地閉了一會兒眼睛,鼓起勇氣開始往上攀登。

  貓著腰,雙手緊緊抓著鐵鏈,手腳并用,緩緩往上挪,頭也不敢回。就那樣顫顫巍巍地前進了可能有半個多小時,心驚膽戰,從不敢想象還要爬多遠。當爬完千尺幢的時候,全身已經酸軟。轉了一個大彎繼續上行,只是坡度要緩些。

  心還沒平靜下來,又是一個望不見出口的絕壁棧道。擦了一把汗繼續攀登,可是這一次越往上心里越是懼怕。匍匐到半途,忽然聽到山上有人在高喊,山搖地動。接著又是讓人寒戰的老君犁溝,每一次啟程都不知道會有怎樣的艱難險阻等著我。天徹底黑盡了,抬頭似乎可以摘到星星,回頭一望,不知多深山谷里一盞盞燈忽明忽暗。我和其他一些游人一樣也戴上頭燈艱難前行,不知今晚將要到哪里落腳,更不知道這么大的山里會有什么。

  到了天梯,似乎絕路了。忽然間發現從絕壁上掉下兩條明晃晃的鐵鏈,抬頭望不到頭。無奈之下還是拼命往上爬,感覺自己已經置身一個冰冷的世界,隨時都可能面臨死亡?蛇是硬著頭皮上去了蒼龍嶺,遠處的中峰和東峰上沒有燈了都是暗白的積雪,東峰像刀砍了一樣,整整齊齊地跌入萬丈深淵。

  應著幾個游人心驚膽戰地去往云海,遠處一片漆黑,沿著一條四十五度的長梯子攀爬了不知多久,左右一望都是萬丈深淵,不知不覺頭暈眼花。勉強到達云海,我再也不敢摸黑前行了,終于決定半途返回一段在蒼龍嶺的一家石窯里過夜。

  石窯里極其簡陋,但價格不菲而且是過了那個村就沒有那個店,沒有水,沒有一床干凈的被子,到處都是灰塵,而且一直都有人來租大衣,吵吵鬧鬧一整夜。聽著門外寒風呼嘯,就是這樣的環境,我也無比知足。

  28日早上五點多就趕緊起床,想著不能錯過日出。 遙望蒼龍嶺,只見到遠遠無數燈點排成筆直一線,斜向天際,慢慢向上移動,是游人打著手電或頭燈在嶺上攀登,看去宛如登天。

  等上了金鎖關,東方已經開始泛白。金鎖關也是一道絕世的險關,沿著鐵鏈上去,翻過一段陡巖,左邊右邊都可以看到奇松斷崖,寒風瑟瑟,好像人要被吹下去一樣。我緊緊地抓著冰冷的鐵鏈匍匐前進,到了中峰地勢像是平緩起來,天也來越亮了。

  提了幾口大氣,加緊步子在原始森林里穿行,拼命趕往東峰,因為在華山東峰是最好看日出的。剛爬上山頂便看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“走路不看經看景,看景不走路”,在絕壁邊上有鐵鏈圍欄,邊上是一條一腳寬的小路。心驚膽戰從小路過,一個巨石外邊是望不到底的萬丈深淵,崖邊是幾棵被風折斷了枝的枯松。再走一段豁然開朗,是一個寬大的石坪,四周被鐵鏈團團圍著,中間是兩棵千年古松,坪上已經有很多焦急等待的人了。當一道金光從群山殺過來,一輪紅日迅速跳出來,“一覽眾山小”,心里是一種莫名的戰勝感。

  游完東西南北中峰以后,滿足地準備下山了。我突發奇想:若從原路返回,可能得五六個小時,要是從解放軍開辟的智取華山路下山豈不是美事一樁?而且可以省乘坐纜車的費用。

  隨著著路標踏上了一條未知的路途,剛走了一段就見著幾個擔著礦泉水的挑夫大汗淋淋地上來了,于是心里一笑:挑這么重的東西都上的來,可惜我沒有眼這條路上來,《智取華山》的拍攝背景太假了吧。

  突然,下行西峰纜車站下端階梯戛然而止。一條攀著鐵鏈的棧道沿著絕壁下去了,我頭暈眼花,心生膽怯,徘徊不敢前進。

  坐下來喝了幾口礦泉水,楞了一陣子又背向攀著鐵鏈下去。鐵樁全打在絕巖峭壁上,若不是鐵鏈恐怕就是野貓也難以上下。

  行到老虎口更是恐怖,三道索道在一個不知深淺的絕壁上歪著下去了,峭巖上一棵草也沒有。在鐵鏈轉彎處雕刻著“軍魂”。 下到望月橋的谷底,雙腿已經發軟,精疲力竭,F在是沿著新修的棧道下來的,沿途還可以看到很多被封的老路,更是恐怖。雖然疲憊不堪但絲毫不敢懈怠,谷底陰森一片,怪鳥亂鳴,抬頭一望是一眼望不到頂的嶙峋絕壁,生怕落石下來。

  水糧已盡,四肢也毫無知覺了,終于下到了山腳的纜車下站,手里緊緊地捏了一把冷汗。晚上兩點多乘坐著臨客回去,躺在座位上動彈不得。華山之旅讓我領略到一種壓迫,時時給我一種攀登的勇氣。徒步,山上再下山,是人生的終點也人生的起點。

最赚钱的行业是 黑龙江36选7中奖结果查询 湖北快3app 福建22选5走势图1000期 山东十一运夺金遗漏 今天排列5预测最准的 山东11选5开奖走势图 甘肃快三遗漏号统计表 如何投资黄金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直选遗漏 股票指数4000点